真旅网

真旅网  孟达干脆的让路让刘璝微微一怔,看了一眼孟达,拱了拱手道:“多谢。”  “知道吗?”雨幕中,陈到站在塔楼里,远眺着江面,实际上除了不断拍击着港口的浪花,再远一些的地方已经无法视物,很少说话的陈到冷不丁的开口将伏德给吓了一跳。  “刘璋,还不出来受死!”真旅网  “回援江夏!”陈到冷冷的看了伏德一眼,正看到伏德眼中的愕然,冷哼一声,此刻也顾不了太多,连忙跳上一艘战船,伏德也连忙跟上,现在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,如果江东兵马之前贸然攻击夏口的话,恐怕会遭殃,但现在……伏德心里默默地松了口气。

真旅网  “放肆!”刘璋终于无法忍受胸中的怒意,拍案而起,戟指孟达道。  “好!”魏延点点头,他乃主帅,这些事情,自然责无旁贷,只是皱眉看向庞统道:“士元,那诸葛亮真有那么厉害?”  “二哥。”就在此时,门外进来一名风尘仆仆的汉子,一身百姓打扮,若非双目间目光有些慑人,乍一看去,与普通百姓无异,见到诸葛亮,躬身一拜。

  “嘭~”  哪怕是他现在还能够指挥的船只,此刻面对江东水军迅捷的变阵,无孔不入的渗透,也只是在方寸之地苦苦支撑着,仿佛在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,随时可能被浪涛吞没,这是陈到有生以来,打的最憋屈,也最无助的一仗。  一簇簇箭雨从四面八方射过来,对方人数明明还不如陈到这边多,却偏偏让人有种四面皆敌的感受,许多战士慌乱迎敌,却根本抓不到对方的影子,只是片刻,陈到的船队便被冲的七零八落,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抗,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不断将自己的兵马分割出去,然后一点点蚕食,却无可奈何。真旅网

  “拿下!”刘璝冷哼一声,厉声喝道。  “诡计?”吕蒙翻了翻白眼,指了指周围道:“能有什么诡计?还是他们的人都在水底下埋伏着?这艘船吃水不深,里面就算有人,都不会超过十个,快去把船拖过来。”真旅网  “噗噗噗~”

  张松皱了皱眉,看向法正,事情有些脱出控制,这些世家不只是想要杀刘璋,更重要的是,想要以此来逼迫刺史府,同时也算是一种下马威,事情玩的有些大了。  刺史府中,孟达皱眉听着门外的吵闹声,扭头看向一脸悠闲地法正道:“孝直,这样做是否太过了?会不会出事?”真旅网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真旅网 » 真旅网

赞 (0) 打赏